<rt id="oeqwu"></rt>
<rt id="oeqwu"><small id="oeqwu"></small></rt><acronym id="oeqwu"><small id="oeqwu"></small></acronym>
<acronym id="oeqwu"><div id="oeqwu"></div></acronym>
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学习园地
发债成金融机构补充资本重要渠道
发布时间:2021-06-29 09:48:00     浏览次数:

  随着转型发展步伐加速,证券公司、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正不断通过发债壮大资本规模。

  同花顺iFinD统计显示,截至6月22日,今年证券公司次级债发行量达到1367.45亿元,较去年同期接近翻倍;商业银行二级资本债、永续债等债券发行数量同样显著增加。

  从存量规模看,统计显示,截至2021年6月22日,证券公司次级债为5540亿元,证券公司债为1.41万亿元;商业银行债券总规模超过6.3万亿元,其中,普通债、二级资本债、永续债分别为2.05万亿元、2.38万亿元和1.51万亿元。

  业内人士认为,在依靠利润留存补充资本的同时,商业银行、证券公司等金融机构均需建立长期有效的外部融资机制,拓宽资本补充渠道,壮大资金实力。通过发行各种债券融资,金融机构增强了抗风险能力,在满足监管要求的同时,提升了服务实体经济效能,有助于推进业务加速转型。

  证券公司次级债增长显著

  今年元旦刚过,券商龙头公司中信证券即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证监会同意中信证券向专业投资者公开发行公司债券注册的批复。据此批复,公司可以向专业投资者公开发行面值总额不超过800亿元公司债券。

  这是证券公司频频发债实现自身融资的一个缩影。今年以来,已经有多家券商发行规模较大的证券公司债。比如中金公司发行证券公司债310亿元、国泰君安发行300亿元、海通证券发行252亿元等。同花顺iFinD统计显示,截至2021年6月22日,今年以来,证券公司债已经发行129只,发行量为3148.4亿元,高于去年同期的109只和2524.68亿元。

  作为资本密集型行业,证券公司重资本趋势逐渐显现,其大比例进行融资拓展业务的需求也更加强烈。特别是随着资本市场改革深化,证券公司业务创新蓬勃发展,业务转型持续加速,以融资融券等为代表的资本中介业务迅猛增长,行业重资本化明显提速,这对证券公司资本实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兴业证券分析师许盈盈表示,2020年,包括融资融券、股权衍生品、跨境交易在内的券商资本中介业务市场需求大幅增加,带动证券公司资产结构加速重资本化。多家券商通过定增、配股、发行债券等方式补充资本金,积极扩表。

  在证券公司发债融资中,证券公司次级债的发行量今年出现大幅增长,金额同比接近翻番。同花顺iFinD统计显示,今年以来至6月22日,证券公司次级债发行52只,发行量达到1367.45亿元,而去年同期证券公司次级债发行38只,发行量为694亿元。

  尽管相较于保险次级债和银行次级债,券商次级债起步较晚,但过去几年,次级债已成为证券公司重要的流动性和资本补充工具,不过发行方式仅限于非公开发行。2020年6月,证监会发布了新修改的《证券公司次级债管理规定》,放宽相关限制,比如允许券商次级债公开发行,并首度提到减记债和应急可转债等创新类债券品种,拓宽券商资本募集渠道。业内人士预计,未来证券公司次级债发行将持续加速。

  此外,证监会在今年出台了对证券公司分类监管新政,拟对公司治理、合规风控有效的证券公司实行“白名单”制度,首批29家券商纳入“白名单”,监管部门将在取消或简化融资手续流程以及创新业务试点等方面给予纳入“白名单”的券商给予支持。对此,平安证券分析师王维逸认为,入围“白名单”券商更符合监管控制风险导向,融资将更为简便,优化债务期限结构手段更为灵活,重资本业务发展将更具优势。

  中小银行发债融资明显增加

  近日,江南农村商业银行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30亿元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这是该行继2020年发行两期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后,第三次发行此类债券。同时,规模200亿元的南京银行可转债,已经于6月15日在网上面向公众投资者发售,成为今年发行的第四只银行可转债。

  南京银行可转债的募集说明书提出:“本次公开发行可转债募集资金总额200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本行未来业务发展,在可转债转股后按照相关监管要求补充本行的核心一级资本,提高本行的资本充足率水平,进一步夯实各项业务持续健康发展的资本基础。”

  对此,中银国际证券分析师雅颖颖表示,在监管部门鼓励金融机构加大实体经济融资支持力度背景下,银行核心资本损耗速度加快。从南京银行看,目前公司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高于监管要求,此次可转债的发行是公司结合自身业务发展规划前瞻性补充核心资本,为未来业务的可持续发展“储粮”。

  实际上,近两年来,商业银行的普通债、可转债、二级资本债、永续债等各类债券的发行数量持续增加。同花顺iFinD统计显示,截至2021年6月22日,今年以来,商业银行普通债、二级资本债、永续债分别发行52只、34只和25只,发行规模分别为4175亿元、1086亿元和2940亿元。去年同期,商业银行普通债、二级资本债、永续债分别发行47只、16只和16只,发行规模分别为3995.8亿元、1019亿元和2851亿元。

  招商银行相关研究表示,2014年以来,商业银行内生资本补充能力不足的情况逐渐凸显。也是在同一时间节点下,补充二级资本的二级资本债发行开始增多。自2017年以来,补充一级资本的优先股、可转债发行增多,2019年以来,永续债发行增多。相比之下,普通金融债、二级资本债、永续债三大债务资本工具总量最大,是主要的资本补充渠道。

  同花顺iFinD统计显示,截至2021年6月22日,商业银行普通金融债余额为2.05万亿元,二级资本债余额为2.38万亿元,永续债余额为1.51万亿元。二级资本债已成为商业银行第一大债务融资工具,永续债尽管起步较晚,自2019年起商业银行才逐渐开始发行,不过,永续债规模上升速度较快。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商业银行二级资本债、永续债的发行规模仅略高于去年同期,但二者的发行数量却增长显著。对此,业内分析人士认为,今年商业银行发债数量多但总规模基本持平,主要与年内中小银行发债数量增加有关。当前,银行中城商银行和农商银行资本不足情况突出,有较强的发行银行永续债和二级资本债补充资本的诉求。

亚洲 欧洲 日产 国产日韩系列,韩国公与熄乱理中字电影,亚洲欧美一区二区三区另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