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oeqwu"></rt>
<rt id="oeqwu"><small id="oeqwu"></small></rt><acronym id="oeqwu"><small id="oeqwu"></small></acronym>
<acronym id="oeqwu"><div id="oeqwu"></div></acronym>
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投融管理
地方债发行或迎高峰 下达限额引关注
发布时间:2021-06-11 09:38:58     浏览次数:

  “本周地方债发行较为集中,周二有3个省市同时发行,今天还有3个省合计数十只地方政府债券集中亮相。”6月10日,某券商债券业务部负责人告诉《金融时报》记者,在经历此前相对缓慢的节奏后,近日地方政府新增债券发行明显提速。

  相关发行资料显示,福建、四川、浙江三省44只地方债券在6月10日发行,发行规模达到1663.7亿元,较此前出现了明显放量。有机构预计,6月新增专项债的发行规模或将在6000亿元左右,加上一般债合计将达到7000亿元,超过此前市场预期。业内人士表示,今年新增地方债额度下达较晚,预计全年发行高峰将会推迟至三季度。

  地方债进入发行高峰季

  今年以来,地方政府债券尤其是新增专项债的发行节奏相对缓慢。财政部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至5月,各地已组织发行新增地方政府债券9465亿元,其中,9351亿元使用2021年债务限额,完成已下达债务限额的21.91%;114亿元使用2020年支持化解地方中小银行风险专项债券结转额度。组织发行地方政府再融资债券15998亿元。

  有机构研究显示,5月地方债净融资额为5874亿元,远低于市场此前预期的万亿元水平,短期地方债的供给放量预期再次落空。华创证券首席固收分析师周冠南认为,新增专项债的延期发行导致5月地方债发行不及预期,追究其缘由,或与当前地方发行意愿偏低有关,可以从一般债和地方债发行进度的差异、中东部和中西部地方计划完成情况的差异以及新增地方债项目用途的差异三个线索验证猜想。

  不过,这一状况在进入6月后正在转变,本周地方债的集中放量发行,或正拉开年度地方债券发行高峰的序幕。

  相关公开资料显示,6月8日,广东、天津、宁夏等三省市集中发行了地方政府债券,合计发行规模超过1300亿元。以广东省为例,其发行结果公告显示,广东省财政厅6月8日通过中央结算公司招标发行了30只地方债券,发行规模833亿元,发行债券品种以新增地方专项债为主。

  华西证券固收首席研究员樊信江表示,从目前披露的情况看,本周将发行2372亿元新增地方债(其中一般债347亿元,专项债2025亿元)。按照这样的进度看,6月新增专项债的发行规模或将在6000亿元左右,一般债或在1000亿元左右,合计7000亿元左右,超出了市场此前普遍预期的5000亿元至6000亿元。

  此前两年,地方政府债券额度下达均在上年底或年初,相比较而言,今年额度下达较晚。对此,财政部门也明确,将适当放宽专项债券发行时间限制。

  “2021年地方债全年发行高峰预计推迟到三季度。”中信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明明表示,往年地方债发行节奏集中在6至8月份,今年1至2月份无新增地方债发行,两会安排全年3.65万亿元新增专项债发行,受到额度下达较晚以及专项债项目审批严格的影响,5月份新增地方债尤其是专项债发行仍低于预期,预计发行高峰将会推迟至三季度。

  市场热议限额变化

  就在各方高度关注发行节奏的同时,年度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的下达,也引发市场机构的热议。

  财政部政府债务研究和评估中心在发布2021年5月地方政府债券发行情况时指出,经国务院批准,财政部已下达2021年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42676亿元。其中,一般债务限额8000亿元,专项债务限额34676亿元。

  这一“已下达2021年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42676亿元”,低于此前公布的预算安排额度。此前,经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审议批准,2021年预算安排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44700亿元,其中一般债务限额8200亿元、专项债务限额36500亿元。

  “我们认为财政部下调政府债限额符合市场导向,从年初国常会降低政府杠杆率就已显露端倪,近期监管对地方政府融资行为限制加大,叠加经济转暖逆周期政策逐步退出均可看出管理层对于债务增速的关注。”明明表示,此次调降债务限额一定程度上缓释了市场对下半年债市供给的担忧。

  从监管政策看,今年以来,地方债政策继续向严监管和市场化方向演进。年初,财政部提出,保持地方债合理规模,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防范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财政部在一季度财政收支情况网上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下一步将加强专项债券管理,基于预算一体化管理系统,通过信息化手段对专项债券发行使用实行穿透式监管,及时掌握项目资金使用和建设进度等信息。

  光大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张旭认为,减少新增政府债务限额,体现了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和稳定财政政策空间的意图,额度的减少可能会从结转结余资金、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分档管理两个方面入手,但所减少额度的占比并不大,不影响全年财政政策的整体取向。

  当然,对于目前财政部下达的地方债额度低于预算,也有机构认为,这可能与分批次下达有关。

  “已下达地方债额度低于预算,可能与额度分批次下达有关,并不一定意味着预算调整。”开源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赵伟表示,近期,财政部第二次下达2021年地方债额度,累计达42676亿元,其中新增一般债务限额8000亿元、专项债限额34676亿元,分别低于预算的8200亿元和36500亿元。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地方债额度的下调,近年来,地方债额度均分多批次下达,其中2019年分两批,2020年分5批,且最后一批额度11月才下达。

亚洲 欧洲 日产 国产日韩系列,韩国公与熄乱理中字电影,亚洲欧美一区二区三区另类